翻墙软件推荐 蓝灯

前面的废话:

本文不打算比较各种翻墙技术VPN、ShadowSocks、VPS的优劣,而只涉及易用性最好的VPN软件;我也不打算罗列很多款VPN,然后逐一测评比较。我只推荐我目前使用中的好用的VPN软件。

楼主从2007年拥有个人电脑正式成为网民后,就开始翻墙。翻墙十一年,可谓资深翻墙者,再加上大学电信专业和三年软件工程师经历,写这个题目还算有资格的。先后使用过自由门、Goagent、红杏、云翔等软件,也自己租主机考虑过搭VPS,2017年后,由于有效性和易用性的原因,转向了蓝灯(Lantern),目前为止很好用,推荐给大家。

这篇日志会不定期更新,除非楼主肉身翻墙成功,不再使用和测试软件了。

正文:

目前好用的翻墙软件中,我最推荐蓝灯(Lantern),这也是我正在使用的VPN软件。蓝灯(Lantern)是一款“应用于桌面和移动端,可快速、稳定、安全地访问被封锁的网站和应用”的软件。由美国人Adam Fisk开发,2013年发布至今,最新版本号是4.7.9(截止2018年7月底)。根据官网,该软件得到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香港南华早报等国际主流媒体的报道和推荐。

蓝灯(Lantern)官网页面

蓝灯(Lantern)目前可以在Windows、安卓、Mac和Ubuntu上使用,下载地址是:https://github.com/getlantern/download (因为官网被墙了,所以下载地址放在了Github官方论坛)。目前没有iOS版本,根据官方论坛消息,“蓝灯iOS版本将在2018年发布,开发完毕会在论坛上通知”。所以使用iPhine和iPad的朋友暂时无法使用蓝灯了,对于这些朋友,我推荐另外一款软件AnyConnect,下载及使用教程参见此链接(blog.csdn.net/jzw522/article/details/52972378),服务器地址Google搜索“free vpn address”找可用的就行,不过缺点是可能得经常更换。

根据我的使用体验,蓝灯(Lantern)配得上官网所宣扬的软件四个优点:快速(fast)、稳定(reliable)、安全(secure)、简单(easy)。连接很顺畅,加密传输,无需设置。打开和关闭VPN只需点一下软件上的开关。美中不足的是,软件并不像官方所宣称的那么智能,会根据网站是否被封锁而自动选择国内线路和国外线路,我使用的经验是,访问国内网站时,最好将其关掉,不然速度会非常慢。

软件分为免费版和专业版(pro),区别在于:免费版每个月有500M的流量限制;专业版需要付费,但取消了流量限制,也提供了更多更快的线路因此连接更快更稳定。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选择不同的版本。个人建议是:无论翻墙多少,先使用免费版;如果软件用得顺手,而且自己有更多的翻墙需求,再选择付费的专业版。专业版目前的价格是年付216元或者两年付336元。如果你最终决定使用专业版,购买时欢迎使用我的分享码YHNFYK,这样你和我都能获赠一到三个月的使用时间。

除了蓝灯(Lantern)软件,关于翻墙有任何其他疑问,欢迎在此留言,或者给我发私信/豆邮(豆瓣ID:@怀空) 。作为信息自由是基本人权的信仰者和翻墙技术的热门传播者,我很乐意解答这方面的问题。

Update on 08/14:有网友反馈说:“最近蓝灯不稳可以尝试安装测试版本,虽然只用了两天,但感觉比正式版本稳定一些。”测试版本下载地址:https://github.com/getlantern/lantern

———————————————————–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 8:32)

北京大学【政治经济理论与方法】【公共经济学】科目2014考博试题(回忆版)

考试院系: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
考试专业:行政管理(企业与政府方向)
考试时间:2014.3.15 每场考试各3小时
备注:每科考试满分均为100分。

【政治经济理论与方法】

1.在社会科学研究中,有两种研究方法:一种是先有前提假设,在此基础上进行演绎和构建模型,从而来解释世界。这种方法有个倾向:如果现实和理论不一致,往往认为是现实错了。还是一种方法,是在进行观察、归纳、总结的基础上,提出理论假说,再用现实的经验证据进行验证(证实或证伪),然后解释世界。这种方法有个倾向:如果现实与理论不一致,往往认识是理论错了。
在中国的发展和改革问题中,你觉得哪种研究方法更适合?(或者各自特点是什么?)如果可能,尝试举例说明。(50分)

2.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有些后进国家(典型如日本、韩国)实施了产业政策,政府主动带动来促进经济。但有另外一些人主张,国家应该实施竞争政策,也就是进行反垄断、保护竞争、反倾销等措施来维持市场公平竞争环境。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国家制定了相关的法规。
(1)说说两种政策的区别。你觉得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应该实施什么样的政策?
(2)无论是产业政策还是竞争政策,都涉及国家在经济发展中作用的问题。说说你对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应该发挥什么角色的理解。(50分)

【公共经济学】

1.运用你知道的公共经济学理论,说说公共经济活动和私人经济活动的区别与联系。(25分)

2.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正确地划分市场职能和政府职能。并说明一下为什么在资源配置中市场应占主导作用。(25分)

3.在社会上有个广泛的针对北京大学的吐槽,把北京大学叫作“北京人大学”。就是说北京大学在招生环节,对北京的考生存在优待现象。进行个课题设计,来研究一下这个问题。
(1)在这个设计中,你将选用何种量化指标来衡量这个问题?你怎么确定这种现象是系统性的,还是偶然性的?(20分)
(2)如果这种现象存在的话,你觉得最重要的可能的原因是什么?(举出一项即可,最多不要超过三项)(15分)
(3)你将提出什么公共政策建议来改善这个问题?(举出一项即可,最多不要超过三项)(15分)

———————————————–我是分隔线———————————————

最后说说对该初试试题的一点感受,以及对复习的一点建议:从题目能看出来,该试题的一个命题特点是厚基础和开放性,不考查察死记硬背,但注重对学生社科方法论和基本思维素质的考查。虽然学校指定了多而庞杂的参考书(理论与方法,12本;公共经济学25本!),但我跟你讲以下三点:①不必死记硬背,试图掌握所有理论,不现实。②参考书无需全看,也不现实,学会抓重点。事实上“理论与方法”科目里重要的书也就6、7本,公共经济学我只看了黄恒学老师的《公共经济学》一本!(备注:我的学科背景是经济学硕士) ③比参考书更重要的是平时基本思维素质的培养,一句话“功夫在书外”。

关于读博、科研以及出国

声明:以下文字摘自《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生存手册》。尽管自己最终放弃了出国,但对于还要在读博和科研道路上跋涉的我来说,这些话仍具有很大参考意义。该文同时献给学术党,以及那些对读博或者出国有困惑的人们。

1. 为什么要读博?

对一个人来说,事业上的成功需要很多的要素。那么,你所追求的事业,到底是需要更多知识?更广的人脉?还是实践能力?抑或是其他因素?对于绝大多数人,我们会惊奇地发现,我们并不是那么急迫地需要学术能力来带给自己更好的前途。若真如此,那么国外大学的学术优势对你就是毫无意义。于是,付出大量时间,换取一张文凭就不是一个很合理的选择。用同样的时间,你完全可以积累实践经验,并锻炼更有用的能力。

高学历的文凭不是万能的,而青春实却又太过宝贵,是不是真的要下定决心毕业后读书,需要经过每个人的深思熟虑。

那么,什么样的人需要更多知识呢?当然,我们认为,那些希望继续从事学术研究工作的人。我们不仅鼓励这类人出国,而且我们还要更坚定地反对他们留在国内深造。
出国读什么学位,在很多人看来不是问题,因为很多人只会去读有奖学金的学位,那就是博士学位。但是外行们不知道的是,要想最终获得一个博士学位,其中的要求极其苛刻,时间极其漫长,而且读完之后并不能保证你获得比硕士学位乃至本科更好的工作待遇。

博士文凭本身,并不会提高你的身价。

关于读博士,我们一再声明:不想做学术的人请务必不要读博士学位。当然,每年也有很多人不信邪地去读了博士,于是我们可以读到类似“北美wsn的奋斗血泪史”。
一个事实是,设置博士学位的唯一目的是培养顶尖科研人才。这个学位不考虑你的就业前景,不考虑你精神所能承受的压力,它唯一考虑的,是你在某一个领域做出了多大的开创性贡献。很多大学对培养博士生的期望,就是毕业之后成为专业领域的世界级专家。你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所付出的努力,如果换算成金钱,绝对会比你在那几年拿到的奖学金多太多了!钱绝对不是读博士的原因。
我们要注意的第二个事实是,在读博士过程中,被导师压迫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经常是学生第一个学期过来,老板就扔过来几篇乃至几十篇文章,要你写综述、或者实现文章中提到的研究方法、甚至被要求在这些论文的基础上做进一步改进。而到了后来,老板要求你每个学期都必须发领域顶级的会议或者期刊论文也是家常便饭。自然,与国内不同的是,这里的老板都很懂这一行,只要你有做不出来的东西去和老板交流,老板一定会帮助你。但是如果你天生就不具备独立的科研能力和科研素养,也没有热情和耐心去做,那么你就会天经地义地被博士项目淘汰了。
关于博士的第三个事实是,当你终于有一天博士生毕业后,你学到的东西往往太过于细化和深入,不能帮助你在工业界找到合适的工作。而去读博士后,继续混迹学术圈,又会是另外一道鬼门关。想继续做教授,那竞争的惨烈程度比博士入学申请更要血腥无数倍。每年有多少博士毕业,但是每个大学又有多少个教职位空缺?所以,如果你不是醉心学术,没有浓厚的兴趣,或者不觉得自己以后会以研究为生,那么读博士之前最好再考虑一下。在美国,很多名校毕业的冷门专业的博士因为在学术界和工业界都不能谋到工作,最后不得不再花上一两年选个护理、会计之类的好就业的专业读硕士然后就业,
看了上面这些残酷的现实,你真的还想要成为他们的一员么?或者说你真的有信心做得比他们好么?

2. 为什么要出国?

在国内的学术圈里,一方面大家忙于恶性竞争:导师划山头分派系,人际关系极度复杂,各种包括造假、剽窃等学术不端行为屡见不鲜;而另一方面,政府对科研的支持力度也小得可怜:我们怎么能指望一个博士生每个月工资不到800块钱,一边饿着肚子一边做出惊人的研究呢?这诸多的弊端,使得中国高校成为学术研究领域最差的环境之一。想在这样一个几乎没有高水平学术成果的泥潭中拔足前行,需要你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太大!这还只是从客观条件来说,而从对你的前途的影响来说,一个学术工作者,在博士阶段如果没有受到国外一流名校的严格训练的话,那么以后从事科研工作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在科研领域,做不到最好,就意味着你没有任何用途,你只有做出全世界最前沿最顶尖,别人没有做出来过的东西,才能算是科研。如果你没有在学生阶段受到良好的训练,那么以后你想靠学术研究作为谋生之计,基本没有可能。
除了希望从事学术类工作的人,还有希望以后从事技术类工作的人也是需要知识的,他们出国继续学习一部分知识也是有必要的,不过是不是需要读博士,我们下文还会探讨。如果以后希望从事管理类工作,那么我们一般认为,在你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之后,再考虑出国求学的问题比较好。
回顾一下,如果你属于以下几类中的一类,那么我们比较推荐你出国读书:

  • 以科学研究作为自己事业目标的人。
  • 经过认真考虑的希望通过学习知识来增加自己技术背景的人。
  • 经过非常认真的考虑希望通过出国读书来达到定居国外的目的的人。

特别需要提醒的是,现在“海归”变“海待”的情况越来越多。而国内的用人单位也越来越理智,不会因为你在海外留过学,就断定你如何出色并加以重用。如果你自己没有就读Harvard, Yale, Princeton 那种中国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名校,也没有在能力上真的比国内的同龄人有长足进步,就不要指望有哪个公司会因为一张海外文凭而重用你。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你出国镀金,回来之后发现你的同学早就已经变成了真金白银,但是人家一看你就知道你只是表面镀金,但肚子里没东西的水货。

Poet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马骅离开这个世界快十年了,依然有人在怀念他。可能他身上寄托了我们很多人没敢去追寻的梦想吧。两年前在北大百年讲堂看完话剧《在变老之前远去》后,我这么写道:“马骅是个诗人、追梦人。将他的行为(云南支教)道德化是偷懒而滥俗的解读,他真正告诉我们的是勇于追求自由而丰盈的人生。就像凯鲁亚克在《达摩流浪者》里说的,‘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分隔线,马骅诗选———————

石头的形状起伏不定,雪水的起伏跟着月亮。
新剥的树木顺流而下
撞击声混入水里,被我一并装入木桶。
沸腾之后,它们裹着两片儿碧绿晶亮的茶叶
在我的身体里继续流荡。
——《雪山短歌》山溪

从雨水里撑出一把纸伞,外面涂了松油,内面画了故事: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通往云里的山路上。
梦游的人走了二十里路,还没醒。
坐在碉楼里的人看着,也没替他醒,
索性回屋拿出另一把伞,在虚无里冒雨赶路。
——《雪山短歌》山雨

夏天来得比春天还早,早过被草尖戳破的第一颗露水。
日头从碉楼背后的山里飘起来,
又沉入楼前两座山间的草坝。
干地,枯草,被溽热榨干了白皙的姑娘
都还幻想着来自雪山和恋人的滋润。
——《雪山短歌》初夏

闷声闷气的冰崩炫目得仿佛一切如常,只有淡蓝的阳光
从冰缝里渗出来。
香柏燃烧的烟雾与清香给了它生机,
让暗哑的土石突然消失,让我的身体和它由浅至无的肤色一起
突然在山间颤抖、游移不定。
——《雪山短歌》冰川

满山紫色的小火苗
烫不伤草龙浅绿的舌头,
却烫伤了牛、马回家时凌乱的蹄子
和散漫贪嘴的蝴蝶们
那鲜嫩的唇。
——《雪山短歌》野兰花

山上的草绿了,山下的桃花粉了;
山上的桃花粉了,山下的野兰花紫了;
山上的野兰花紫了,山下的杜鹃黄了;
山上的杜鹃黄了,山下的玫瑰红了。
偷睡的年轻汉子在青稞田边醒来,雪山上的花已经开了。
——《雪山短歌》雪山上的花开了

我最喜爱的颜色是白上再加上一点白
仿佛积雪的岩石上落着一只纯白的雏鹰;
我最喜爱的颜色是绿上再加上一点绿
好比野核桃树林里飞来一只翠绿的鹦鹉。
我最喜爱的不是白,也不是绿,是山顶上被云脚所掩盖的透明和空无。
——《雪山短歌》我最喜爱的

凌乱的合唱歪歪扭扭,在澜沧江西岸蜿蜒。
鲜艳的四年级学生在旧客车里向往着暑假和两年后。
二十张脸一起在风里滑动,被细沙粒儿蹭出火星儿。
落日恍恍惚惚,淡黄的晕
罩着云里的雪山和强忍啜泣的临时乡村教师。
——《小学生》

最初跳舞的人去了罗刹土,和她的佛一起。
后来跳舞的人都回了家,带着
细竹竿、柏树枝和来世的幸福。
一只宝蓝色的松鸦留了下来,和冰凉的泉水做伴
合唱莲花颂歌,唱了一千年
——《明妃舞场》

湿热的白天在河谷里消散,天上也随着越来越凉。
四个年轻男人在雪山对面枯坐,等待积雪背后
秋天冰凉的满月,有水波流荡其间的满月,
如天缺,被不知名的手臂穿过;
如莲花,虚空里的那道霹雳。
——《秋月》

风从栎树叶与栎树叶之间的缝隙中穿过。
风从村庄与村庄之间的开阔地上穿过。
风从星与星之间的波浪下穿过。
我从风与风之间穿过,打着手电
找着黑暗里的黑。
——《风》

肆意驰骋的老鼠嘲笑着木楼里孤单的人类,嘲笑着他的
懒惰和大度。仿佛是
另一个世代的谶语,他数着异类的脚步
比照着自己的心跳和冲动——
居然如此切合又不可琢磨。
——《夜晚》

刚刚转暖的流水裹着两岸新放的桃花
从积雪深处游弋到山脚,把落石碾成细沙,
把细沙搓成尘土。
飞尘里的花瓣却亮得耀眼,让贪睡的人
在梦里仍然睁不开双眼。
——《旋风》

一百五十步外的山时隐时现,最终带着满身发黑的绿消失。
十二里外的江水把明朗的波声甩过来。
世界只有三百米高,三十步远,
被雨水从四面挤压。
两匹褐色的骡子浑身发亮,在懵懂中从世外返回。
——《雾》

知了在枝上一叫,天就凉下来
寒气涌上树冠,肆意删改
凌乱成本地的秋天
衣襟上的松针越来越多,嫩得尖锐
在温凉的乳内寻找着对应
裙摆却执意扭身
在夜色中驾着剩下的夏天远去
夜莺在梦里一唱,人就老下去
暮色铺满被面,左右翻滚
合拢了起伏的屋顶
幻想中的生活日渐稀薄,淡得没味
把过浓的胆汁冲淡为清水
少年仍用力奔跑
在月光里追着多余的自己远去
日子在街头一掠,手就抖起来
文字漏出指缝、纷纷扬扬
爬满了将倒的旧墙
脚面上的灰尘一直变换,由苦渐咸
让模糊的风景改变了模样
双腿却不知强弱
在变老前踩着剩下的步点远去
——《在变老之前远去》

夜里,今年的新雪化成山泉,叩打木门。
噼里啪啦,比白天牛马的喧哗
更让人昏溃。我做了个梦
梦见破烂的木门就是我自己
被透明的积雪和新月来回敲打。
——《春眠》

上个月那块鱼鳞云从雪山的背面
回来了,带来桃花需要的粉红,青稞需要的绿,
却没带来我需要的爱情,只有吵闹的学生跟着。
十二张黑红的脸,熟悉得就像今后的日子:
有点鲜艳,有点脏。
——《乡村教师》

有时候,桃花的坠落带着巨大的轰响,
宛如惊蛰的霹雳。
闭上眼,瘦削的残花就回到枝头,
一群玉色蝴蝶仍在吮吸花蕊,一只漆黑的岩鹰
开始采摘我的心脏。
——《桃花》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要死了。这样的场景多年以前我在梦里经历过,但在梦里和梦外我当时都还是一个小学生。《圣经》中的先知以利亚曾在山上用手遮脸,不敢去直面上帝的荣光。在那个时刻,我突然想起了遮住脸的以利亚,我觉得自己不配拥有这样的幸福。”
“既然觉者如释尊告诉我们生老病死是轮回的巨流,既然饕者如浮士德都不能让美好的时光停留一刻,既然那个早夭的酒鬼克鲁亚克曾经喊过:‘永远在路上’,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变老之前远去呢?”——马骅
—————————————————–
(updated on 2013/10/05)想起复旦人对自己气质的总结,“自由而无用的灵魂”,这八个字极好,用来形容马骅也极贴切。

说“自由”

借用一句流行语。自由,“人们都在谈论它,却从来没人见过它”。当然可能连它是什么,人们也不清楚。
自由是什么?以前的我,比较赞同的是自由主义的定义:“只要不妨害别人,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人说这个定义太松了,这不是随心所欲吗?不对,“不妨碍别人”是个很强的前提,你有你的自由,但不能伤害别人的自由,不能支配别人妨害别人。这个定义里是包含同理心(empathy)的。有点孔夫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味道。如此说来,这个定义好像又很强,但即使这样的“自由”也实现不了。因为人类是个社会,“没有人是个孤岛”,行使自己的自由,而不给别人带来干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经济学上讲“外部性”,行为的外部性只有强弱之分,完全不存在几乎不可能,学过数学上“极限”概念的人都应该同意这句话。因此,这里所定义的“自由”,应该视为一种基准(benchmark)。所谓基准,就好像物理学说的绝对真空,经济学说的完全理性,可以是参考标准,可以是奋斗目标,但不是可以实现的东西。自由也是如此。(说到这里,怎么突然有种希腊神话的悲剧崇高感…)绝对的自由虽然不可实现,但自由的量多和量少还是大不同的,人类社会的发展就是不断扩展自由的过程。因此,不能因为绝对自由之不可实现而否定人类追求自由的意义。
但是,自由主义给出的“自由”定义可取吗?我最近对此一直很疑惑。如果“不妨害别人”(我们这里采用社会通常认可的标准,而非上一段说的几乎不可实现的哲学标准)就可以,那么吸毒、卖淫、买卖人体器官,似乎都可以接受?“个体选择无可厚非,况且有需求就有市场”,这是“铅笔社”喜欢持的论调。我对此是持反对态度的。吸毒为何法律要禁止?因为它已经超出了人类理性可控制的范畴,你“自由选择”去吸毒,一旦沾上,你就无法“自由退出”了。卖淫、买卖人体器官为什么很多人支持(理由也是“有需求才有市场”,“疏不如堵”云云…),但在世界绝大部分国家是禁止的?因为这种行为有将人降格为物的危险,会造成人的“非人格化”(dehumanization)。这也不是理性能控制的范畴。说白了,“自由主义是强者的哲学”,它假定人们有很强的理性去内外一致、前后一致地支配自己的行为,而且清醒、睿智、坚定。自由主义定义的“自由”也是强者才能掌控的自由。说到这里,既然自由主义有人是理性的强假设,为何在对“自由”的定义里,却不把这一点明示呢?
相反,康德对自由的定义可能更给人启迪,“做符合理性的事就叫自由”(大义)。这个定义里显性地引入理性,而非自由主义的“自由”定义的隐而不宣。人性的很多弱点,在自由主义的“自由”定义那里是不用关心的问题,但是但康德定义这里就无处遁形了。说个我一直比较关注的性别议题相关的,“从属性人格”,这点在很多女性身上有表现。这个算自由吗?按照自由主义的“自由”定义,你情我愿,当然没有问题。要是按照康德的“自由”定义,一个人为什么要从属依赖于另一个个体?这首先是不合理性的,因此不是自由。反而可能是心智被一些东西(社会规范?无知?恐惧?)束缚不得自由的表现。再说一个例子,消费主义或曰商品拜物教,这个在自由主义的“自由”定义里同样不是问题,但是在康德的视角里,这个就是人被商品异化俘虏,丧失了自己的主体地位的表现,当然也不是自由。再如,一个有拖延症和网瘾的人(自己朝自己膝盖射了两箭-_-!),你能说他是自由的吗?其实他是被自己的“心魔”困住了。我又想起了天主教说的七宗罪,“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色欲”,如果不能克服人性的种种缺点,或者至少不让其凌驾于理性之上,人还是成为其俘虏不得自由。说来,其实康德的“自由”比自由主义的“自由”更难实现。但,这个应该才是正确的方向。(在政治领域,自由主义是非常有包容力的框架设计。但涉及到个人生活领域,比包容力更重要的应该是理性和自律。自由主义的那点学养还是太浅了,有时间多读读康德吧。)
无论如何,自由仍然是人类的理想,以及所追求的最光辉的价值之一。自由的敌人既来自他人,也包括自己。法律的完善和政治自由的保障可以防范来自他人的妨害,而来自内心的自由的敌人,则只能靠人格的完善、修为的提高了。